与当官擦肩

当前位置:今日一文 > 小小说 > 与当官擦肩

范子平

今日一文-小小说

我可能天生就不是当官的料,但我确实有一次很好的当官机遇。
  我是中学语文教师,乡党委开展奔小康活动,要开大会造声势,需要满街的标语,乡里向学校要一个能写毛笔字的,我就临时借调到这儿来。谁想这里事情挺多,会议、活动一个接一个,我白天写标语,晚上写材料,一晃一年多就过去了,于是就有了这次当官的机遇。
  这年的九月底,一位大领导深入我们乡调研,调研的重点是农村文化建设。首先听乡党委林书记汇报(我昨夜赶写的材料),看样子大领导对汇报比较满意。汇报后接着到两个农村文化市场实地考察。大领导走到院子里,就问大标语是谁写的字。地、县领导就看林书记,林书记指指我说:“这是我们乡党办李小群写的,让首长见笑了。”大领导又审视了一下说:“这魏体还真是有些功夫。”接着就让我上他的旅行轿。在车上他问我对乡村文化建设的看法,我说那都是领导的事。大领导说不妨说说你真实的看法。我就东一句西一句地说了几条。没想到,瞎猫撞上了死老鼠,大领导听了很是赞赏,把我的话归纳了一下说:“噢,要建设大文化,需从农村的具体情况出发,按大文化规律办事……你讲得很好嘛!”
  这次汇报成功,地区和县里满意,我们林书记高兴,让给乡机关每人发一篓苹果,这几天没来上班的也跟着沾光,我则另外加一条红塔山烟。
  这件事本来到这里就结束了。但此事刚过两天,在县组织部当干事的同学特意一脸神秘地跑到我家,说我天上掉馅饼,当官机遇来了。原来,大领导临离开这个地区时,谆谆告诫说要培养懂农村文化建设的接班人,特别提到我,说我“懂文化、有思路,可以先放到副乡长位子上培养培养,将来说不定可以有所作为”。
  我虽“面不改色”,可心里挺激动的。提拔个副乡长,对上边人来说小菜一碟,比方说对县领导就不算多大个事,但在我们基层人看来比登天还难。这次借调来乡里没自来,才一年多就当个副乡长,把那些在这儿苦熬多少年没轮上“进步”的人羡慕死了。再说我当上副乡长以后还有将来的“有所作为”!同学在我这儿喝酒到夜半才离开,同学走后我还是激情不减,用被子蒙着头吆喝了十几首流行歌曲才人眠。
  但是我望眼欲穿的红头文件迟迟不见下来。我只好去找我的同学打听。原来这里边还有一个难办的问题:大领导对地区领导讲到我时记错了姓,他说的是“丁小群懂文化、有思路”。我们乡党办恰巧还有一个叫丁小群的,因为家里盖房已请了一个多月的假,大领导视察时他没在,后来领一篓苹果就很高兴。按说他不该有什么非分之想,但他平时是跟着管文教卫生副乡长写材料的,很早以前还当过乡文化站站长,说他懂文化、有思路似乎也沾点边儿。或许林书记在汇报时偶尔提到过他?要不然怎么会把我这个“李小群”误说成“丁小群”呢?
  丁小群本来也属无钱无势的“苦熬族”,但前一时刚定下婚事,女朋友的父亲是县里最大企业电缆总厂的常务副总,这就使丁小群有了一些来头。丁小群本来也是个老实人,但大领导的指示一传开,他的野心就像汽油遇到了火星,一下子熊熊燃烧起来。他连夜整理了有关自己懂文化、有思路的材料,和岳丈一起,开着小车夜夜出来活动。听说县领导原想将这件事拖拖再说,但那一天地区领导想找大领导汇报我们地区的一个大项目,恐怕大领导见了他问培养接班人的事,就催问县领导。县领导就说了这件为难的事,不知该提拔丁小群还是李小群,地区领导就恼火了,他提高声调说一句“要认认真真原原本本照领导指示办事”就挂断了电话。
  结果很快出来了:丁小群被提拔为主管文教卫生工作的副乡长。也有人为我鸣不平,劝我到上边跑,甚至让我想法去找大领导。但是我笑着摇头,不是我多么清高,而是我知道前景太渺茫。说实话,这一段时间我也尽力跑了,我的组织部干事同学很帮忙,为此还受到部长批评,但终究还是没起什么作用。事情自有它发展的规律,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。我心灰意冷,要求回学校教书,林书记很快就批准了我的申请。教书挺自由的。再说丁小群也挺哥们儿的,专门去看了我,还带给我一条红塔山,说:“以后在教育上有什么事要办,你就找老弟我!”
阅读:1288 字数:1675字
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